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少年寅次郎

《少年寅次郎》 - 少年寅次郎 豆瓣昭和11年2月26日。車家にも226事件が勃発。雪のこの日、帝釈天の参道にある団子屋の軒下に置かれていた赤ん坊は、この家の子供になった。そして腹違いの妹さくらの誕生、小学校時代に始まった戦争と父の出征、初恋・・・そしてその後の寅次郎につながる家出。 忘れたくない真っすぐな心と、そして、少年の目を通してこの時代を正直に生きた大人たちの世界が描かれる。 フーテンの寅はこうして出来上がった。

热播日韩剧

热门推荐

  • 完结
  • 完结
  • HD高清
  • HD
  • HD
  • 完结
  • BD
  • HD
  • 完结
  • HD
  • 完结
  • 完结
  • 完结
  • 完结
  • 完结

潘岳生活的汉末魏晋六朝时期是中国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是精神史上极、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也是最富于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在这个“文学的自觉和人的自觉”的时代,自然美与人格美同时被发现,沉醉于人物的容貌、器识、肉体及精神的美,形成“中国历史上最有生气、活泼爱美,美的成就极高的一个时代”。   在频繁残酷的改朝换代中,一批批或深具或深醉“自然美与人格美”的名士被送上刑场:何晏、嵇康、二陆、张华、潘岳、郭璞、刘琨、谢灵运、范晔……当时第一流的诗人、作家、哲学家都死于非命。在这份“中国文人非正常死亡”的大名单上,潘岳(即潘安)不是最耀眼的一位,却最为井百姓熟知的一位。   千百年来,他已成为美男子符,顽强地活在成语典故、诗词曲赋、古今小说中。也许从庙堂观点很难对其进行崇高评价,但从江湖、从民间观点来看,潘岳是一个应认真回眸重新图绘的形象。潘岳非常复杂,是个矛盾体,历来对他评价有正负两面。从正面看,他很英俊很有才气,是西晋顶尖的文学家;方面也有一定才能;家庭生活注重伦理道德,孝母有名,对妻子专情,对亲朋感情真挚,人情味很浓。从负面看,他“性轻躁,趋势利”,在权势方面欲望过于强烈,有时裸地不择手段,当然这也是有他的时代背景的。   老百姓从这个复杂的潘岳中抽离出他最外在最耀眼的一点——英俊,将他抽象为一个美男子符。潘安之前之后,包括和他同一时期都有许多美男子,为什么只有他变成美男子符,一说美男子就是“貌比潘安”?很多历史现象深具偶然性,但偶然里面又有必然。潘岳生逢其时,生在一个尚美时代,《世说新语》又把他写得非常突出,这本书开了头,以后影响就大。比方说到才子就讲才比子建,曹植成了代表也是因为谢灵运说了一句影响很大的话:天下之才有十斗,子建占了八斗,剩下两斗我和天下共分。   魏晋时是盛产美男子的,其中最负盛名的当数潘岳。   潘岳的名字怎么由潘安仁变成潘安的?一说:这是古代的文章比如骈体文和诗,为了对仗押韵、省字造成的。民间也有一种说法是,潘岳(字安仁)因为其曾经侍奉中国历史上最丑最荒淫最的皇后贾南风,德行操守实在当不起这个“仁”字,因此后人省略一字,乃有潘安之名。 潘安故里游乐园一角的潘安墓,墓后有丛生的茂盛棠棣树   史载,潘岳是被“夷三族”(父族、自身、儿子辈),潘岳的哥哥——潘释的儿子潘伯武侥幸逃脱,族侄潘尼未被株连,中牟县大潘庄的人都是潘伯武和潘尼的后代。这一支里有人在晋末迁到广东新丰县。   南朝刘义庆的《世说新语》如实记载了魏晋南北朝的“原生态”:那会儿天天打打杀杀,谁都不能保证到明儿还活着。得,趁肩膀上还扛着脑袋,把世间美好快快享受。性情的放任,产生了对感观美的狂热追求。当时有狂人提出:“重美不重德。”稍缓和一点的观点是:以美为才德。所以《世说新语》上津津有味地论述着那么多的神情笑貌、传闻逸事。“尚美时代”,《世说新语》上甚至有专门的帅哥录——《容止》篇。帅哥录共39篇,记录了美男一大串:夏侯玄、嵇康、王衍、潘岳、夏侯湛…写最著名的“女人甜心”潘岳:“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这则潘岳传奇也演变出两个典故——掷果盈车、挟弹少年。掷果盈车是说潘岳每次乘车出游,姑娘们不但围追堵截他,还争相向他丢水果,每每满载而归。 “潘安仁夏侯湛并有美容,喜同行,时人谓之连璧。” ——这则传奇是两美男一起出行,强强联手更具新闻效应,还演变出一个典故——连璧接茵(茵指车上的垫子)。 潘岳每次上街都能弄一车水果回来,自然惹人羡慕,还招惹出模仿秀来:“时张载甚丑,每行,小儿以瓦石掷之,委顿而返。”《世说新语》则说这个丑男是左思:“左太冲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张载是被小孩子扔石头乱砸,左思则更惨,挨女人们一顿乱唾。张载和左思都是当时著名文人,他们搞的“东施效颦”男人版,让潘岳的名声更大了。   如果去晋唐文学世界里转悠,常常就会与挟着弹弓的少年劈面相遇,“掷果潘安”不过是这无数惊喜相逢中的一次而已。挟弹少年,潘安不是第一人,但是他创造了这么个美丽浪漫的典故。魏晋南北朝的文学中,尚武崇义的青年们纷纷挟着弹弓出场,弹弓成了塑造拥有高贵、华美、强悍气质一类理想青年形象的一个重要道具。从潘安的这个“行为艺术”来看,他的美并不像后世揣想的那样有浓重脂粉气息,还是既潇洒又阳光的。   潘安的故事中有一“我为美狂”的妇女,她们围堵帅哥,唾弃丑男,用鲜明方式表达自己的澎湃,大异于传统女性的温顺贤良。这样对美如痴如醉的女“粉丝”,搁在现在,比谁都不差。现在的超女“粉丝”用选出她们喜欢的女手,西晋洛阳的女“粉丝”用水果选出她们热爱的男偶像。当时个性解放之风同样波及女性,女性因更具生活智慧而从容,更富远见卓识而优雅,她们更富于人性的光彩。   魏晋时期正进入一个解构的时代,汉朝四百年的秩序一夕崩解,各种惊世骇俗的现象出现,当时品评人物的眼光非常开放多元。西晋士人心态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审美情趣的雅化,审美标准崇尚秀丽。   在帅哥林立的魏晋,潘岳因诸多因素名声大噪,成为偶像中的偶像。春风得意的他是不是也招来许多无端的嫉恨呢?比如他的仕途极为不顺,“过于轻躁,露才扬自己,往往欲速则不达,缺少际遇”。由果推因,不无道理。另外,潘岳一生对妻子非常专情,两人从订婚到完婚,经历了17年,之后感情极好。妻子死后他写的悼亡诗非常优秀,甚至开创了悼亡诗这个题材。爱情本是永久的话题,不朽的作品也促成了作者不朽的声名,这是他成为美男子符的另一深层原因。   “潘岳内心,保留着一块净土,以供他灵魂休憩之需。相应地在他的文学创作中,也出现了一片光华璀璨的区域,所以不能以‘无行’一语对他的人品和文品的全部作简单概括。” 潘岳内心的净土,是孝母至诚,对妻专情,对亲朋情怀真挚。潘岳诗赋文皆擅,总体成就不小,但最重要的是他“首创悼亡诗题材”,是魏晋时期最出色的哀诔文章高手。哀诔文章加上哀情诗赋,构成其作品最有特色的部分,其创作个性和艺术成就也在这一方面有最引人注目的表现。   一个少负才名又漂亮无比的时代宠儿,为什么“爱与哀愁”充溢他的内心?好像全世界的痛苦都压在了他一个人身上,他成了一个“我的心,不习惯幸福”的人。千载之后,仍然在文字中曲曲折折地向世人倾诉。潘岳非常多情,有恩必报,笃于友情。潘岳非常敏感,这是悲剧个性,从而决定了悲剧命运。“夫送归怀慕徒之恋兮,远行有羁旅之愤,临川感流以叹逝兮,登山怀远以悼近。”像这样的悲哀是古代文人所共有的,而他的感受深挚已极难以排解。一方面他借助于众多的哀诔之辞宣泄,另一方面,内心痛苦太深重,以至于没有更多的精力去追求人生更高的境界。因此他缺乏高远的理想,只顾眼前,但又不甘沉沦堕落,在内心里苦苦挣扎,生命对他逐渐变成了一种负担,一种惩罚。   潘岳的悲剧,在西晋不是特例。西晋是“政失准的”与“士无特操”的乱世,统治阶级内部派系斗争异常尖锐复杂,当时文人若要求得仕途上的发展和文学上的凭籍,不得不卷入贵族、豪门、权臣、悍将争斗漩涡中。士人体为求自保,“在名教与自然之间,在出世与入世之间,找到了一条既出世又入世、最省事、最实用而且也最安全的通道”,他们就这样走向大欢喜的人生,最后却走向了乱亡。   今日社会,比魏晋南北朝更开放多元。男性美的类别更趋丰富多样化,甚至不同年龄不同阶层所崇尚的男性美都是不一样的。社会的娱乐机制又创造出那么多种偶像,你很难评判哪一种偶像更美。阴柔如韩剧男星是美,阳刚如好莱坞肌肉男是美,冷酷、洒脱、智慧、幽默皆是美,成熟男人与阳光少年都是美。潘安作为男性美符,他所体现的那种唇红齿白的清秀、偏于柔美多愁的文才风流,既是个体的又是普遍的,当“貌比潘安”这个深深嵌入生活上千年的词语,在现代生活逐渐消失,代之以深沉、性感、酷、炫等五花八门的形容之后,潘安终于和我们渐行渐远。   魏晋已远,留下潘岳活在他的美丽传说和泣血一样的文字中。 韩子高,会稽山阴人也.世微贱,业织履为生.是时子高年十六,尚总角,容貌艳丽,纤妍洁白,如美妇人.螓首膏发,自然娥眉,见者靡不啧啧.即乱卒挥白刃,纵挥间,噤不下,更引而出之数矣.陈司空霸先从子茜,以将军出镇吴兴,子高于淮渚附部伍寄载求还乡.茜见而大惊,问曰:"若不欲求富贵乎?盍从我!"子高许诺.茜颇伟于器,子高不胜,啮被,被尽裂.茜欲且止,曰:"得无创巨汝邪?"子高曰:"身是公身也,死耳,亦安敢爱?"茜益爱怜之.子高肤理色泽,柔靡都曼,而猿臂善骑射,上下若风.茜常为诗,赠之曰:"昔闻周小史,今白下童.玉尘手不别,羊车若空.谁愁两雄并,金貂应让侬."且曰:"人言吾有帝王相,审尔,当册汝为后,但恐同姓致嫌耳."子高叩头曰:"古有女主,当亦有男后.明公果垂异恩,奴亦何辞作吴孟子耶!"茜梦骑登山,路危欲堕,子高推捧而升.将任用之,亦愿为将,乃配以宝刀,备心腹. 评价:韩子高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他貌美,美过中国少年瑰宝周小史,处于乱军之中,敌人挥舞长枪白刃疯狂砍杀,可一旦遇到韩子高,竟然会抛掉手中的兵刃,竟然没有一个人舍得伤害他的一根毛发,天啊,此君貌美到了什么程度啊?他俊美,绝非仅有漂亮的脸蛋,他两臂修长,善于骑射,形体俊美,肌肤诱人,实在是英武异常,令人痴迷而不能自拔.多少纯情少女,包括陈朝公主,都疯狂暗恋子高,竟然因为日夜思念而咳血身亡.而更美的是韩子高的心灵,他出身寒苦,不骄不躁,有才有德,委身于得势前的陈茜(后来的南朝陈文帝)以后,他把全身心都奉献给了这个同样英俊的情侣,他们同食共寝,日夜不离,更因为子高的一段绯闻,而导致陈茜一怒之下感情用事灭了王司马一族,后来两人并肩战斗,最终造成了梁朝的灭亡和陈朝的建立.这种因为情侣琐事而导致王朝颠覆的史实,在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因为韩子高,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提出了男皇后的概念,虽然最终誓言未能兑现,但是韩子高貌美倾国,德服天下的事实是不容辩驳的.陈茜病故以前,子高端水送药,片刻不离,给弥留之际的陈茜以极大的安慰.偌大的皇宫,一切人等均被拒之门外,只有陈茜子高两人病榻厮守,度过了人生最后一段旅程.陈茜死后,子高被冤狱赐死,年仅三十岁.他十六岁时从一名贫苦的少年,经历征战天下的劳苦,建朝创业的艰辛,到最后与爱人陈茜一前一后离开人世,短短十几年,他的人生像金子一样闪光,可可泣,人生若能像子高这般充实的度过,实在别无他求. 关于这两位,最近网络上似乎很是火爆,不少女人同都将其作为主角大写特写。且不论这些小说的水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现象其实可以反映出历史的一个侧面,无论作为爱情也好,人物论也罢,他们的故事都是耐人寻味的。 陈蒨,字文华,即陈世祖文皇帝,是陈高祖陈霸先的侄子,家族中排行第五。史载他从小就是个人精,而且又是个帅哥,行事举止又优雅合度,总之完美得很。此外还文武双修,为陈家打出了好大一片天下。陈霸先赞扬他道:“文华是俺老陈家的骄傲。”想来这个赞扬是发自内心的,不然也不会把老大的位置传给他。据说他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天上有两个太阳,一大一小,大的快掉地平线下了,于是他顺手取了三分之一揣进了自己兜里。这个梦到底有啥特别意思,我没弄清楚。 侯景搞事的时候,陈蒨成为了所谓的。作为一个巨大的筹码,侯景的态度也很矛盾,又想让他活着,又想弄死拉倒;陈蒨就在夹缝中一次一次保全了身家性命,没真本事是不可想象的。终于等到侯景完蛋,陈蒨守得云开见月明,成为了梁朝的吴兴太守,开始东征西讨。这时候他就碰见了韩子高。 韩子高,又作陈子高,小名蛮子,会稽山阴人。出身于劳动阶层,小时侯以做鞋混口饭吃,浪迹于江南一带。我们都知道,那年代兵荒马乱的,小百姓随时可能丧命,不过因为韩子高长得实在太美了(帅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外貌了),所以无论是流寇也好悍兵也罢,人人看见了他都不心拿刀砍他。自然的,不砍是因为有其他用途,韩子高少不得经常奉献自己的身体——那也没办法啊。 这天韩子高准备跟着一队士兵回老家去,恰好陈蒨出巡,一眼就看上了他。陈蒨于是双眼放电,大步流星的走过去,灰常灰常坦率的冲口就说:“美人,愿意跟着我过不?俺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韩子高知道他是谁,真是天上掉馅饼啊,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这年,韩子高十六岁,陈蒨二十二岁。 一开始,韩子高只是一个普通的侍卫,说穿了连侍卫也不算,就是一个男宠。陈蒨脾气不好,动辄发火揍人,另外还从来不在任何人间过夜,只有韩子高是个例外。由此看出,一开始陈蒨就对他另眼相看。过了一些时候,韩子高提出要跟着将领们学武,陈蒨同意了。不能不说韩子高是个天才,晚上侍寝,白天学武;半路出家,却学得非常神速,不久之后武艺便数一数二,连陈蒨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久便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足以深刻影响他们两人的关系。陈霸先的女儿陈见琛(说起来也是未来的公主)不小心听见了韩子高的大名,便想方设法的要把他弄上自己的床。正史中对这个事情语焉不详,只说最后陈见琛情根深种,吐血而亡,至于上床没有,我不知道,也不好乱说。总之呢,陈蒨听说这个事情后暴跳如雷,两人大吵一架(啧啧,关系确实不一般)。最后的结果是,加深了感情,达成了共识,密切了关系,增进了友谊。从此,两人之间便超越了一般的君主和宠臣的关系,向着知己加爱人的现代性关系大步迈进了。 当时梁朝为两大权臣把持,一是陈霸先,一是王僧辩。情势很明确,天下终将落入其中之一的手心里。不久战争开始了,陈蒨作为王牌部队,自然重任在肩。韩子高学武多年,也开始有了发挥的时机。在征讨王僧辩的女婿杜龛的战役中,韩子高立了大功,于是陈蒨升他做将领,开始有了自己的部队。后来王僧辩的将领张彪偷袭陈蒨所在的有州城,因为刚刚得胜,疏于防备,顷刻间城破。当时陈蒨身边只有韩子高和几个偏将,不知道韩子高怎么做的,硬是把陈蒨从城中弄了出来。安顿好了之后,又单人独骑前往主力报信,突围过程中血战连场,终于引大军和陈蒨会合。自此,韩子高越来越受陈蒨重视,连自己的亲兵部队也交给韩子高率领。韩子高本人又轻财货重人才,于是投奔跟随他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呵呵,不知道韩子高上战场是否和高长恭一样得戴个面具,不然没人怕他)。 据说陈蒨为韩子高做了不少诗,比如:“很多很多年前有个周史(也是个响当当的帅哥),现在而今眼目下有俺家蛮子。他的纤纤玉手这么一招啊,整个集立刻万人空巷。谁说你们两个在一起难分上下呢?我看他根本就不能和你比嘛!”又是据说,据说陈蒨私下里曾经和韩子高说:“大伙儿都说俺是做老大的料子,假如真有这么一天,让兄弟们都叫你嫂子好不好?就怕MM们不服。”韩子高倒是个爽快人(不过我想他和陈蒨之间没那么多客套),直截了当的说:“俺们祖宗里出过女王,现在有男皇后也是可以滴;假如亲爱的你没拿俺开涮,偶倒不介意做人妖呵呵。” 当然了,这个男皇后终究也是没有封的,不然的话南北朝就会出更多的野史了。不过陈蒨对韩子高也是没话说的,登基后先封他为右军将军和文招县子,在扫平留异的叛乱后,又给了他“尚方宝剑”(除假节),封为贞毅将军和东阳太守,最后加官为散骑常侍,爵位也升成了伯。在这个过程中,韩子高的兵马越来越多,势力越来越大,不过他和陈蒨之间并没有发生任何矛盾。不久陈蒨重病,韩子高像当年一样贴身服侍,端药倒尿,细心周到。不过陈蒨年轻时受过重伤,平时的私生活又不知道节制,终究也没好过来,终于一命呜呼了。 废帝陈伯宗接手大哥的位置后,韩子高作为托孤重臣,也算忠心勤勉。不过也许是命该如此,不久陈顼(即后来的陈高宗,也是陈霸先的侄子)摄政,大肆贬杀旧臣。韩子高因权位过大,心里也犯嘀咕,于是连续三十七次要求外放,均没有被批准。不久陈顼以讨论太子人选为名召集大臣们议事,韩子高赴会后即被逮捕(啧啧,又是一个熟悉的场景),随即以谋反罪被处死。不过他的亲族全部没有受牵连(也够怪的,刘裕开的头实在不怎么样)。韩子高死时仅三十岁。 野史中另有一种说法,说陈顼疯狂的爱上了韩子高,不过韩子高心里只有陈蒨一人,便拒绝了陈顼。于是陈顼因爱成恨,下了狠手。韩子高因为生无可恋,故而干脆选择从陈蒨于地下(个人觉得这个说法比较合理,不然不能解释韩子高一生精明,为何最后糊涂的被抓被杀——任何人都能看出那个圈套,更遑论圈里打滚的人物,另外其亲族为何没有被牵连)。 陈史里对韩子高评价不高,估计是因为男风的缘故,不为道学家所喜。不管怎么说,他们的爱情,大概是少数几例综合值较全面的吧。既是爱人,又是同志;既是君臣,又是朋友;既是战友,又是亲人。另外,都是帅哥,呵呵。 历史上五大情圣   唐僧:手无缚鸡之力,却能令天下女妖精向往,男人的无助才是魅力所在。吃了他,长生不老,嫁了他,就不在乎长生不老了,只关乎像我佛一样天长地久了。   寅次郎:他是“没头脑”,却不是“不高兴”。他能看到所有女子都动情,最后却总是恰到好处,被甩回单身岁月中,还竟能万叶不沾身,虽然朝夕入花丛。   韦小宝:再神奇的情圣也不过是狗熊掰棒子,弃一取一,谁能像他喜新不厌旧,新旧一般收。关键在于,哪个都是缘分,哪个他都拼过老命的。   曹雪芹:贾宝玉只是情痴,曹雪芹才是情圣,贾宝玉是喜聚不喜散,他是小孩子的贪恋,而芹官呢,禁得起散,想得起聚,面对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却能沉心静气,一笔笔重描锦绣岁月,细勾烟火青春。他能看得出每一个女子的可贵,看得出每一个日子的难得。   夏尔洛:卓别林扮演的流浪汉,他总是孩子般羞羞怯怯的笑,鸭子式摇摇摆摆的逃,他礼赞贫家女的美,也不轻鄙富家千金的妖娆,他知道自己的爱情是猴子捞月,却不因之闪避,他总是耐心等候命运的一下闷棍,然后看心爱女子窈窕远去,自己也转身镇定离开,不让促狭的命运捡到丝毫笑料。 最成功的“情圣”:柳永。这位北宋时期的大词人以词名传后世,却以嫖而扬名当时。他是景元年的进士,做过朝廷的命官。他虽然政绩平平,却天天泡在堆里,在今天绝对属于公安机关打击的对象。柳永风流,与其他风流客大不相同,其他风流客只是泄欲,很少有人把当人,而柳永却把当朋友,推心置腹地谈心,平等地上床,再加上他写得一手好词,随便给哪个写上一首,那个就会身价倍增,颇似现在的文化包装。于是们对柳永爱如潮水。柳永排行老七,人称柳七,能和柳七郎床下填词床上戏水,成了们的星语星愿。“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两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成了当时界时尚的真实写照。   最失败的“情圣”:同治皇帝。同治的级别在风流客中算是最高的了,可他却是最失败的一个。这位年轻皇帝在娶老婆的问题上和他母亲慈禧产生了严重分歧,两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斗争的结果是他得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但同时必须得搭配一个他不喜欢的女人。于是这位小皇帝开始了苦难的夫妻生活:和喜欢的女人同床,慈禧不准;和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同床,他又不愿意。帝后之间的斗争被引申到了床上,最后,这位守着五个老婆的皇帝陷入了极度的性苦闷中,他只好微服私访,出宫嫖娼。养尊处优惯了,嫖娼都没经验,一进入大胡同就染上了梅毒,医治无效,才19岁就死了。   最有收获的“情圣”:韩世忠。这位南宋著名的爱国将领在当低级军官时,有一天按不住青春的冲动,去风流了一下,坐台的是一位与众不同的风尘女子:梁红玉。梁红玉一眼就看出他是不凡之辈,心甘情愿地嫁给了他。在那个金国入侵兵荒马乱的年代,嫁给一个小军官就意味着嫁给危险,而且那时韩世忠还很穷。但是梁红玉毫不在意,一心一意地追随着他。随着韩世忠职位的升迁,梁红玉也渐渐展现出她女中英豪的本色,她协助丈夫训练士兵、管理军营,干得有声有色,成了他不可多得的助手。在著名的黄天荡大战时,夫妻二人合演了历史上壮美的一幕:妻子擂鼓助战,丈夫浴血厮杀,大败金军,差一点活捉了金军统帅。金兵败北后,夫妻二人名扬天下,梁红玉被朝廷加封为“杨国夫人”。   最会演戏的“情圣”:蔡锷。这位好男儿原本没有这个爱好,风流纯属被逼出来的。初年,袁世凯背叛共和阴谋称帝,却很不放心蔡锷这位具有革命思想的滇军将领,于是把他召到的将军府,加以监视。蔡锷急于重返云南招集部属讨袁,却苦于袁世凯盯得太紧,只好用计,于是一位叫小风仙的就成了他的掩体。他每天带着小凤仙游山玩水,一副安于享乐不问的样子,使得袁世凯放松了对蔡锷的警惕,在小凤仙的配合下,蔡锷利用一次在妓院饮酒的机会,悄悄地溜走,从此龙归大海,回到云南重举反袁的义旗,在他的带领下,各地义军蜂起,各省纷纷,袁世凯只做了83帝,就一命呜呼。   最幸运的“情圣”:周邦彦。这位北宋的乐师和当时的皇帝宋徽宗喜欢上了同一个———李师师。这位历史名妓当时可是宋徽宗半公开的情人,敢泡皇帝的“马子”,罪名可想而知,而且更让宋徽宗不能容的,是周邦彦又成了李师师的音乐人,李师师不仅欣赏他的音乐,并且还爱上了他。宋徽宗醋意大发,周邦彦眼看就要大祸临头,紧急关头,李师师舍身救情郎,梨花带雨,向宋徽宗苦求,进而又向宋徽宗推荐了周邦彦,说他的音乐是如何如何美妙。奇迹于是出现了:同样爱好书画音乐的宋徽宗原谅了周邦彦,不但没找他的麻烦,反而给他封了官,让他当了大晟乐正。



求我怕是活不成了快穿 ( ’ - ’ * )

我怕是活不成了[快穿]TXT完结+番外完 作者:夏汭生 手动输入打开nordf×s}...